以IP为核心 让特色小镇安放身体、需求和心灵

来源:华夏时报 时间:2017-12-04 作者:xujian

 

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和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特色小镇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但如何建设好特色小镇,还是一个需要理性探索的战略性课题。在近日北京举行的以“城市IP——面向未来的城市创新之路”为主题的“2017中国城市运营论坛”上,与会嘉宾围绕 “城市IP与特色小镇”展开热烈讨论,并分享了一系列如何让特色小镇有生命力,如何有效促进特色小镇PPP项目落地的观点和精彩案例。

 

特色小镇的“特”,关键在于是否拥有自己的IP

 

特色小镇特色在哪儿?是土地、空间塑造,还是产业发展,根据不同专业角度,不同利益诉求,产生了不同解读。站在中立和公立的角度,中信城市运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华夏城市运营研究院院长、华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城市运营联盟理事长林竹认为,特色小镇关键在于是否拥有小镇自己的IP。这个IP是在综合把握小镇客观条件下,因地制宜,综合小镇所有可拥有的特性的资源要素,形成小镇自己内在的运作逻辑和运作特征,最后形成有别于其他小镇的可市场运行的、可持续化的整体。

 

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则以特色小镇适应性造就的新模式来解读特色是怎么来的。他认为城市的特色不是画家作画,画家一个人能够表达,而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罗马是千百万人从上而下涌动产生的。长期以来第一代系统、第二代系统论都讲到人可以发现事物内在的规律,人可以主宰一切,但是其实事物内在的主体,那些细胞是怎么运转的,这个细胞运转的激活才能涌现出特色来,而有很多人却错判,把一些特色小镇做成房地产,结果变成死城、空城、鬼城。

 

有些特色小镇IP为什么能有生命力?仇保兴认为只能用第三代系统论就是CAS来解释。C是复杂,A是适应,S就是理论,所有的复杂系统都是由其中的主体,无数次相互之间复杂的交织、涌动,从下而上产生一个隐在的次序,这个次序在一个时间节点产生它的IP。

 

其中有几个方面的规律,第一,复杂性是动态变化的。这些动态变化不仅是技术上、结构上,而且它是颠覆性的、破坏性的。第一代特色小镇就是小镇加上综合体,为周边的农业、农民、农村服务;第二代小镇是改革开放后,农民自己创业涌现的一批小镇,加上乡镇企业集群。如领带小镇、袜子小镇、衬衣小镇,将近100多个小镇都有这些产业组织,这样的小镇现在成为强大的动力,也是为什么中国的物价那么低廉,但是政府却没有补贴的源头。

 

3.0版小镇是上个世纪末有些山区小镇没有被工业文明摧毁,保存着明清留下来的IP,没有产业,但是有非常明显特色的壳,受城里人钟爱、保护,比如乌镇。本世纪又有小镇进入了城市,成为产业修缮、生态修复的重要载体,城市进入新经济体,这是4.0版。

 

仇保兴表示,特别的强有力的IP怎么来的?它是通过一系列新企业产生的,完全是颠覆性的,和城市的多样性之间相互作用,正相循环,产生了新的孵化器。所以特色小镇4.0版是新产品、新结构、新创业链等一系列特色形成的过程。

 

特色小镇的IP活力,来自其内在的自适能力

 

对于特色小镇IP的强度、广度分析,仇保兴提出,特色小镇不是世界第一,中国唯一,所以它的深度很深,一个镇上有几个特色叠加在一起,IP的广度就很广了。所以我们用深度和广度来思考特色小镇。原来没有特色的,我们逐步改造,将原来单一的功能区植入一个;原来特色不足的,我们升级,这样路子就很广了。

 

但特色小镇作为复杂的经济社会系统,特色不是马良一画就出来了,而是来自于镇里的企业家、镇里的科技创新者,包括艺术家,三者之间互动涌现产生。所以特色小镇在某种意义上讲,本身就是孵化器,将来靠什么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仇保兴认为,在不确定因素中间,有五个方面是确定的。任何特色小镇必须和历史上的小镇有差异,有新奇的发明,有绿色,能够和城市周边互补,最后是可体验的,可观、可游、可住。

 

作为新经济体,小镇的IP因为是从下而上的,所以它需要给内部的创业者非常充分的自由度,让它对外部自适应,然后才有动力,有机会从上往下建出来一个特色。 仇保兴认为,4.0版特色产业包括IP的活力都来自个体的自适应能力,所以政府管理小镇,不要认为政府这只手比企业家聪明,简政不专权,不要光考虑自己,要建立一个安全的边界,评估不刮风。

 

特色小镇要有灵魂,也要有生活

 

“除了IP很重要,我们要分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差的,好的IP怎么来的,差的IP怎么来的,才可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仇保兴认为对特色小镇的评估不是看GDP、财政收入或者就业等指标,而要具备以下几大要素:

 

多样性。多样性是创新性之母,比如鬼城,农民组织起来搞一个双创基地,现在成为西部最大的创客基地;强连接。看这个小镇的IP是不是对特定的人群有强大的不可替代的吸引力。成都安仁镇之前是四川众多小镇之一,后来35个博物馆迁过来了,再加上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一座独具特色的博物馆小镇。

 

集群。哈佛大学一位教授认为,一个地区的经济活力和竞争力,不在于天花乱坠的数字,而在于强大竞争力的企业集群;微循环。微循环和长距离循环是完全不一样的绿色发展模式,一切都可以分布式、小型化,让我们获得绿色发展的机会;自适性。它是企业家内在的自适应能力。机器人、数控机床原来国家定位在东北三省,现在南方涌现出一个专业生产机器人的新一代机床小镇,一些创业者就来自东北;协同涌现。只有协同才有新的生命力;此外还有开放性和超规模性要素。由此,什么叫好的特色小镇,什么叫差的特色小镇,一目了然。

 

特色小镇建设的实践企业之一,中国蓝城集团总裁傅林江分享的经验是:如何做小镇,不是每块地拿到就能做,首先是小镇选址有六要素:政府支持、购买力、交通、距离、生态环境和地块情况。每一个特色小镇必须要集聚小镇的功能,无论做硬件软件设计,都要充分考虑小镇里居民的健康、医疗、教育、文化等生活各方面。同时,建设特色小镇的企业家必须要有理想、有情怀,要做出它的灵魂,它的IP,小镇应该是安放身体、安放需求、安放心灵的地方。

顶一下
(0)

文章评论 [] [ 查看完整内容 ] [ 注册新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匿名?
搜公众号:飙马中国商业地产
搜微信号:pmmaket

扫一扫,请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