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的申报建设要注意哪些问题?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5-15 作者:未知

 特色小镇开发不像单纯的房地产开发,它的管理周期很长、规划建设周期也很长,因此开发商没有长远的发展战略,只想短期套利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特色小镇。特色小镇的成败,不在于政府是否给帽子、给政策,关键在于企业是否有动力,市场是否有热情。目前,特色小镇培育尚处于起步阶段,我们必须坚持正确的方向发展特色小镇,否则将脱离它原本的目的。

 
特色小镇建设注意事项
 
一、尊重小镇现有格局、不盲目拆老街区
 
(一)顺应地形地貌。小镇规划要与地形地貌有机结合,融入山水林田湖等自然要素,彰显优美的山水格局和高低错落的天际线。严禁挖山填湖、破坏水系、破坏生态环境。
 
(二)保持现状肌理。尊重小镇现有路网、空间格局和生产生活方式,在此基础上,下细致功夫解决老街区功能不完善、环境脏乱差等风貌特色缺乏问题。严禁盲目拉直道路,严禁对老街区进行大拆大建或简单粗暴地推倒重建,避免采取将现有居民整体迁出的开发模式。
 
(三)延续传统风貌。统筹小镇建筑布局、协调景观风貌、体现地域特征、民族特色和时代风貌。新建区域应延续老街区的肌理和文脉特征,形成有机的整体。新建建筑的风格、色彩、材质等应传承传统风貌,雕塑、小品等构筑物应体现优秀传统文化。严禁建设“大、洋、怪”的建筑。
 
二、保持小镇宜居尺度、不盲目盖高楼
 
(一)建设小尺度开放式街坊住区。应以开放式街坊住区为主,尺度宜为100—150米,延续小镇居民原有的邻里关系,避免照搬城市居住小区模式。
 
(二)营造宜人街巷空间。保持和修复传统街区的街巷空间,新建生活型道路的高宽比宜为1:1至2:1,绿地以建设贴近生活、贴近工作的街头绿地为主,充分营造小镇居民易于交往的空间。严禁建设不便民、造价高、图形象的宽马路、大广场、大公园。
 
(三)适宜的建筑高度和体量。新建住宅应为低层、多层,建筑高度一般不宜超过20米,单体建筑面宽不宜超过40米,避免建设与整体环境不协调的高层或大体量建筑。
 
三、传承小镇传统文化、不盲目搬袭外来文化
 
(一)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小镇传统格局、历史风貌,保护不可移动文物,及时修缮历史建筑。不要拆除老房子、砍伐老树以及破坏具有历史印记的地物。
 
(二)活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充分挖掘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建设一批生产、传承和展示场所,培养一批文化传承人和工匠,避免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低俗化、过度商业化。
 
(三)体现文化与内涵。保护与传承本地优秀传统文化,培育独特文化标识和小镇精神,增加文化自信,避免盲目崇洋媚外,严禁乱起洋名。
 
自第二批国家级特色小镇名单尘埃落定之后,第三批特色小镇的申报准备工作已提上日程。通过对今年8月份住建部公布了认定后的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公布信息与此前一批对照来看,《专家组对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的评审意见》是一项重要的新增内容。此外,住房城乡建设部还要求,各省(区、市)住房城乡建设部门要做好特色小镇建设工作的指导、支持和监督工作,进一步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同时督促检查第二批特色小镇按照专家评审意见予以整改。同时,还将联合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对已认定特色小镇(第一批)工作推进情况进行检查。之后,四部委也发文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建设,对在特色小镇推进过程中概念不清、定位不准、急于求成、盲目发展、市场化不足以及有些地区政府债务风险加剧和房地产化等问题再次纠偏,特色小镇进入规范时间。
 
一、生态环境保护是评审成功的基础条件
 
“整治环境--生态保护”这组词在总计906个评审意见标签中共被提及146次,提及次数位列第一。整治环境建议由于小镇地处市郊或较为偏远的农村地区,在我国农村环境存在普遍“脏乱差”的大背景下,部分小镇因居民建筑、工业、小镇开发等原因产生了大量的垃圾散落与污染等使得环境问题雪上加霜,较为典型评语有“整治镇区、村庄环境,提升整体风貌”、“加强镇域村庄环境整治,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等。
 
生态保护建议则目光更为长远,开发小镇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更要做好生态平衡,对可能牺牲环境而谋取经济效益的行为专家组均亮起了红灯,较为典型的案例有“审慎引入工业项目”,“严禁挖山填湖、破坏水系”等。
 
环境问题作为小镇的通病,整治环境概念在全国小镇都有提及,其中以部分内蒙,辽宁为代表的东北地区以及华南地区最为明显。其主要原因有,东北地区产业结构相对落后,重工业产业集群较为集中,因此环境、生态问题较为严峻。而华南部分地区过往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高速发展,也使得区位中特色小镇环境治理的问题尤为严重。
 
二、产业完备是成功入选的核心要素
 
“聚焦特色产业--产业链延伸”这组词共计提及120次,提及次数位列第二。产业作为特色小镇开发的核心,特色产业的选择、导入与培育,是特色小镇开发成功推进的关键和最大的难题。许多小镇在选择发展特色的道路上摇摆不定或以多为优,缺乏对产业的做深做精的聚焦意识,把“互联网电商”、“文化旅游”、“科普教育”等概念简单拼凑叠加,使得小镇产业发展规划出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情况。较为典型的评语包括“聚焦特色产业门类,避免过大过全”等。在聚集特色产业的前提下,再进行在产业链上延伸,从而起到降低成本,提高收益的作用方符合经济学原理。
 
“产镇融合共被提及54次”,特色小镇重在特色产业,产镇融合是小镇开发的前提条件,生搬硬套、盲目跟风进行特色小镇开发并不可取。为了避免特色小镇统一模式化,在第二次特色小镇评选中专家评审意见共计54次提及“产镇融合”概念,明确指出“落实‘产镇融合’的发展策略,培育专业的小城镇运营主体”的评审意见,为突出地方特色及小镇多元化提出了先决条件。
 
特色小镇是否有后劲儿的特色产业是应有之义,无疑也是全国特色小镇认定、评定的命门。以此次入选的广西贵港市港南区桥圩镇、湖北咸宁市嘉鱼县官桥镇为例。在入选之前,上述小镇在羽绒产业、新材料产业方面已经有所发展和建树。广西贵港市港南区桥圩镇是全国重点镇和“中国羽绒之乡”。年加工羽绒产量占全国的28%,占全世界的18%,成为与浙江萧山、广东吴川齐名的全国三大羽绒基地之一。目前,该镇规模以上企业达31家,2016年工业总产值58.5亿元。未来该镇目标打造羽绒产业休闲旅游为主的“温暖”小镇。相比发达地区特色小镇动辄上千亿元的工业规模,桥圩镇的这两大产业也许不是很突出,但对带动当地工业发展、帮助当地农民致富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当地政府甚至还提出了把桥圩镇建设成为贵港市副中心的远景设想。新材料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生力军,发展新材料特色小镇不仅战略意义重大,而且为特色小镇找到优质特色产业抢占了先机。此次入选的湖北咸宁市嘉鱼县官桥镇便是一个新材料小镇。截至目前,官桥镇新材料生产企业已达14家。
 
三、历史积淀是评定的必要条件
 
在此次名单中可以看出,一些入选小镇都有一定特色产业和产业链的历史基础。比如河北衡水市枣强县大营镇皮革产业、河北保定市曲阳县羊平镇石雕雕刻产业、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岱海镇的老字号鸿茅药酒产业、烟台市招远市玲珑镇的黄金产业等。
 
特色风貌在评审中普遍关注相对缺乏新兴产业发展基础的中西部省份,特别是拥有着悠久历史、优质农产业等特色产业资源的小镇也往往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比如湖北潜江市熊口镇小龙虾产业、通辽市开鲁县东风镇红干椒产业、辽宁本溪市桓仁县二棚甸子镇野山参产业、广西南宁市横县校椅镇茉莉花产业、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潞江镇咖啡产业、新疆巴州焉耆县七个星镇葡萄产业等。江苏无锡市锡山区东港镇和陕西商洛市镇安县云盖寺镇都提出了发展红豆杉产业,后者还被专家在评审意见中建议考虑打造“红豆杉小镇”的品牌。
 
四、文旅IP被视为重要条件
 
一些专家强调指出:对照国外特色小镇的发展,提炼本地小镇独有的人文、文旅IP,在发展特色小镇竞争的过程中的有着极强重要性。这一点在本次入选小镇名单中也得到极大体现和印证,有着红色文化、旅游品牌、红色文化的小镇均轻松入选。
 
在红色文化方面,有山东临沂市蒙阴县岱崮镇(沂蒙革命老区)、贵州黔南州瓮安县猴场镇(长征猴场会议会址)、甘肃庆阳市华池县南梁镇(陕甘边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在民族特色方面,吉林四平市铁东区叶赫满族镇、湖北恩施州利川市谋道镇(土家族文化)、青海海东市民和县官亭镇(土族文化)。
 
在旅游品牌资源方面,有辽宁盘锦市盘山县胡家镇(红海滩“稻蟹小镇”)、吉林延边州安图县二道白河镇(长白山旅游)、黑河市五大连池市五大连池镇、衢州市江山市廿八都镇(三省通衢,历史悠久)、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北庭镇(唐代西域北庭都护府历史遗迹所在地)、山西晋中市灵石县静升镇(王家大院)等。
 
在历史文化方面,江西景德镇市浮梁县瑶里镇、山东聊城市东阿县陈集镇(东阿阿胶)、河南汝州市蟒川镇(汝瓷)、河南洛阳市孟津县朝阳镇(唐三彩)等。
 
在入选名单中,历史名人小镇也有不少。如:南平市武夷山市五夫镇(朱熹故里)、济宁市曲阜市尼山镇(孔子诞生地)、长垣县恼里镇(孔子文化,孔子周游列国曾在此讲习礼仪)、宜昌市兴山县昭君镇(王昭君家乡)、汉中市勉县武侯镇、广西河池市宜州市刘三姐镇等。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千企千镇”工程办公室主任陈炎兵指出,名人小镇作为特色小镇的一种类别,在国外已蔚然成风。如国外的林肯小镇、莎士比亚小镇。中国有着五千年文明史,名人辈出。同时,借助近现代老一辈革命家家乡的红色资源也可以打造成为红色小镇。
 
五、特色风貌在评审中普遍关注
 
在超过800条专家组评审意见中,“延续当地特色风貌,保持和彰显小镇特色”被反复提及。以北京市入选全国第二批特色小镇的怀柔区雁栖镇、大兴区魏善庄镇、顺义区龙湾屯镇、延庆区康庄镇为例,针对这4个特色小镇今后的发展,在“专家组对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的评审意见”中,均强调“要加强镇区的特色风貌塑造;要提升规划编制质量”。
 
在对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镇的评审意见中指出:要“发挥小镇已有的名人效应,拓展文旅产业资源和产品,营造留得住人的旅游氛围”。但同时,对于“规划建设的希腊风情酒店与当地传统风貌差异大,应及时做出调整,不盲目搬袭外来文化”。
 
六、创新机制体制成为关注亮点
 
创新机制体制共被提及17次。以小镇发展为要务,用体制机制创新确保小镇发展,增多小镇内部对产业的支持。
 
特色小镇建设是通过深化改革,创新体制机制,促进政府治理方式科学化、规范化,达到推动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的目的。由于在实际工作中忽略体制机制改革,发展模式、规划建设、政府治理等方面鲜见创新成果,许多地方政府违背了国家培育特色小镇的初衷,仍然沿袭过去的发展模式和治理方式。特色小镇的培育只有在体制改革、机制创新方面有所突破,才能够避免偏离国家培育特色小镇的初衷,使特色小镇真正成带动产业发展、农民致富的新领域。
 
七、房地产概念的一票否决制
 
避免房地产化共被提及28次。脱虚入实,发展实体产业是整体特色小镇战略的根本。在第二次国家级特色小镇的评选中在特色小镇评选过程中曾多次发文指出警惕小镇地产化的问题,对特色小镇的发展提出要求:重视培育产业而非地产。在过程中发文明确反对房地产小镇。在列入最终入选名单中的邯郸市肥乡区天台山镇、锦州市北镇市沟帮子镇等,都被明确要求“严格控制房地产项目比例、防止过度房地产化、避免破坏小镇原有风貌”。
 
为了避免并纠正过去产业园区发展中过度房地产化、“空城”、“鬼城”现象。对于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的过度房地产化、求大、求洋等不合理现象,之前,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先后对此类现象发出警示。在与今年名单一并公布的《专家组对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的评审意见》中,对有此类苗头的入选小镇也给予了相应意见警示。
 
在对上海浦东新区新场镇、江苏无锡市锡山区东港镇、湖南长沙市宁乡县灰汤镇、河南濮阳市华龙区岳村镇等入选小镇的评审意见中,便提出了要“严格控制房地产开发比例,避免过度房地产化”;“不要拆除老房子、砍伐老树”;“加强房地产管控,避免因靠近都市带来的快速房地产化倾向”。
 
在房地产项目在被高压受限的情况下,小镇运营商如何平衡好运营现金流,使得企业不会因为某一个小镇占用过量资源使得后期其他小镇开发失去支持;如何在项目规划中如何确保合适的度,使得规划能够接受均为待解问题。在这里笔者认为,获取大城市市郊小镇中的城市更新项目,一为小镇居民造福,二为运营商现金流平衡,城市更新或为较易被接受的方案。
 
八、已入选小镇的动态调整趋势
 
云南省已明确提出了该省特色小镇创建将采取“宽进严定、动态管理、验收命名”的创建方式,推进全省特色小镇建设,核心是“有进有出、动态调整”。今年云南还将同步制定出台《特色小镇发展的考核办法》,进一步明确特色小镇的创建标准,并依据考核情况兑现奖惩。对考核合格的给予年度扶持政策,考核不合格的停止政策支持,退出创建名单。山东省也在特色小镇创建方案中提出,建立考核指标体系和评价制度,引入第三方评价机构,每年评价1次,实行动态管理制度。对第一年没有完成规划建设投资目标的,给予黄牌警告;对连续2年没有完成规划建设投资目标的,取消特色小镇创建资格。此前,由于在特色产业和产业链培育、招商上缺乏后劲,浙江省级多家特色小镇遭警告、降级,甚至淘汰。
顶一下
(0)

文章评论 [] [ 查看完整内容 ] [ 注册新用户 ]

用户名: 密码: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匿名?
搜公众号:飙马中国商业地产
搜微信号:pmmaket

扫一扫,请关注我